首页 历史古典 历史 成家大院
展开

成家大院 佚名 著

已完结 公众 历史古典历史

7.68万字

成家村因村东头成豪鱼家财大气粗而得名。   据说成家的祖爷爷成子易(成豪鱼的祖父)是因贩鱼而发迹的,当时称得上浙东一带的渔霸。从民国元年起就在成溪河畔盖起了一幢大屋,里外进伸共百余间,祖祖孙孙六十多号人口威威武武在成溪河畔安了家。后来,一些北边逃难来的难民陆陆续续在成溪河畔安了家,租借成家的船只出海打鱼维持生计,成家村因此而人丁兴旺,到上个世纪30年代,这个村有了百来户人家,村民上千号人口。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佚名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2,219.99万

  • 创作天数

    0

其他作品

  • 工程师日记

    电梯关门的一瞬间,我闪身进去,正庆幸这七年大学没白过,每天都有锻炼身手也很好。可是当我感到自己的肩膀压着一个很有弹性的物体时,我下意识地向那个物体望去。 晕!不是物体,是个饱满的胸部,隔着薄薄的无袖连身裙和胸围,那微微的突起马上让我老二有了反应。对方立刻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让,但好像马上被什么推了一下似的,又我这面踉跄了一步倒入我杯中!我今天走了什么狗运了,爽!尽管不是坐怀不乱的什么正人君子,出于礼貌,我还是双手搂着她的肩,和她正对着。入手是柔若无骨的感觉,细致的皮肤晶莹剔透,光滑的感觉要不是用点力搂着,我的手一定会滑下。

    加入书架
  • 多情人生

    璐君离开我整整一年了。这三百六十五天里,每天度日如年;一年过来,回首往事,却又恍如昨日……

    加入书架
  • 合租情缘(出租屋里的真实换妻记录)

    我和老公康捷都是2000年大学毕业的,现 在大学生的工作都不好找,我们也不例外。 我们经人介绍认识并在2001年结婚,婚后的生 活很幸福,但我们都是不甘寂寞的人。

    加入书架
  • 口述夫妻4P换妻的真实经历

    夫妻4P是什么?以前只是敢幻想一下,没想到真的可以做到,而且到来的时候那么凶猛那么激烈。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分别经历了从3P到4P的换妻经历,真是让人终生难忘。

    加入书架
  • 乱尘秘录

      宋明,今年三十岁,前些年无事可做,就跑起了买卖,没想到越弄越红火。一次,宋明由於偷税,被税务局叫去,正好遇见高中同学高洁,高洁今年三十一岁,人长的挺漂亮。高洁见着老同学,怎能不帮忙。   宋明也识趣地送这送那,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宋明人也聪明,没几天就认高洁为乾姐,跑起买卖也方便。这以后,宋明买卖做大了,弄了不少黄色录像带、画报之类,经常带给高洁看。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春满西关叔嫂情

    潜龙

    小弟以古代和现代背景的小说都曾写过了,心中就一直很想写个三十年代的故事。大半年前,小弟一时心血来潮,便拟好了一个民初时期的初稿,故事只属中篇字数,但打后一直因工作烦忙的关系,始终无法动笔,便连「魅惑的慌言」都无暇照顾,更何况另开新故事。前几天无意中在活页夹看见这篇初稿,不由生出一个念头,打算借着新年假期在家,倒不如用十天八天时间,打算一鼓作气把这篇小说完结,作为新春贺文。如无意外,打算每天更新一回,慢者两天一回,而「魅惑的慌言」只好暂时耽搁一下,待得先完成此篇,再续写「魅惑的慌言」,并对一直支持「魅惑的慌言」的朋友说声对不起。但大家可以放心,「魅惑的慌言」绝对不会太监。而这篇「春满西关叔嫂情」,大家一看标题,便该知道是篇怎样的文章,希望能多多支持响应,并给予小弟意见。

  • 玉殒香消-兵冀中泣血蒙难记

    曾九

      这篇是以刮刮鸡这个ID发的第二篇,不过显然这篇没有女文工团员的成就高,不过仍然是一篇不错的虐文。   谨以此文献给60年前在冀中张家庄惨案中惨死在日寇刺刀下的同胞兄弟姐妹,纪念张家庄惨案60周年。

  • 秀儿

    MRnobody

      我那时的名字就是瘸子,这个称呼算抬举我。因为瘸子还勉强能走路,但我残废残得彻底,趴在街上很是引人注目,所以收入一直不错,也一直讨老爹喜欢。   直到认识秀儿。   秀儿是我十岁那年被老爹带回来的,和我一般年龄,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听,但一双眼睛水灵灵地放着光,模样很是讨人喜欢。至少,我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我喜欢上了这女孩。

  • 红色岁月的妈妈【母亲是个地主婆】

    炕头作家

      我从没有见过母亲,母亲在我的记忆里是一片空白,虽说这样的空白并未影响我成长为一个粗壮的男人,却多少有些遗憾。很小的时候我曾经向父亲询问过母亲,父亲说母亲已经死了,这是他对於母亲下的全部论断,以後的每一次回答都不过是对这一论断的重复。然而他的话并未打消我对母亲的好奇,无论她当初是怎样坚决地抛下了我们,都无法阻止我对她的思念,我毕竟是生出来得嘛。

  • 人间正道是沧桑

    魔双月壁

      我是被舅舅拉去上中统特训班的。过了今年,我就满18岁了,在这样一个战乱频仍的年代,我知道我的年龄其实并不小了,因为前线有很多将士的年龄可能还没有我大,所以我之前对於去上特训班并没有生出抵触情绪。   良好的家庭生活条件,使我的身材体形高大帅气,当然丰衣足食的生活,也造就了我强健的体魄。我虽然同情路边的乞丐和衣衫褴褛的贫苦人民,但我无法改变什麽,这是一个衰败的国家和社会,饥不果腹的不只有前线士兵,还有苦苦挣紮的低层农民。当别人还在为下一顿饭着急时,而我却在吃着刚出炉的面包喝着进口的红酒,这得益於我舅舅是中统的大员,而我妈妈是国府立法会委员。

  • 智擒美艳女间谍

    newface

    很少写抗战的题材,因为基本大陆那边都是些共党如何神勇大义凛然顾全大局等等……不过我毕竟是读过历史的人,所以文中一些角色看似按套路走,其实……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