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古典 历史 白莲花传奇
展开

白莲花传奇 游侠 著

已完结 公众 历史古典历史

8.86万字

  丁逸飞颤抖的双手轻轻解开女侠大红喜服上的衣扣,十九岁的江湖女侠白莲花,情窦初开,半羞半喜,脸红心跳,微微呻吟着,配合着新郎,缓缓除去了外衣。   红色贴身的丝衣质地轻薄,紧裹着女侠雪白成熟的娇躯,女首领丰满坚挺的胸乳将红色丝绸肚兜和内衣高高顶起。   新郎脱去了长衫,左臂揽住新娘苗条的细腰,右手缓缓将女侠内衣的衣扣一粒粒解开,大手沿着女侠的衣襟滑了进去,隔着红绸肚兜揉弄着少女的丰乳。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游侠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8.86万

  • 创作天数

    0

同类推荐

  • 春满西关叔嫂情

    潜龙

    小弟以古代和现代背景的小说都曾写过了,心中就一直很想写个三十年代的故事。大半年前,小弟一时心血来潮,便拟好了一个民初时期的初稿,故事只属中篇字数,但打后一直因工作烦忙的关系,始终无法动笔,便连「魅惑的慌言」都无暇照顾,更何况另开新故事。前几天无意中在活页夹看见这篇初稿,不由生出一个念头,打算借着新年假期在家,倒不如用十天八天时间,打算一鼓作气把这篇小说完结,作为新春贺文。如无意外,打算每天更新一回,慢者两天一回,而「魅惑的慌言」只好暂时耽搁一下,待得先完成此篇,再续写「魅惑的慌言」,并对一直支持「魅惑的慌言」的朋友说声对不起。但大家可以放心,「魅惑的慌言」绝对不会太监。而这篇「春满西关叔嫂情」,大家一看标题,便该知道是篇怎样的文章,希望能多多支持响应,并给予小弟意见。

  • 一个女叛徒的自白

    佚名

      我躺在一个小小的单人牢房的水泥地上,又冷又怕,浑身发抖,我眼泪汪汪地盯着吊在天花板上的小灯泡,这个小牢房中只有两件家具,一件家具是个放在墙角的十号罐子,显然是做马桶用的,一件是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那是用来给我写交代材料的,共产党是不会放过我的,而且,我还曾经是他们的同志,但是我被叛了共产党,现在我却被他们关在牢房里,我知道他们是非常恨我的,毕竟我出卖了他们的同志,又参与捉捕了不少共产党员,劝降了十多个共产党员的叛变,在我的手里沾满了共产党员的鲜血,但是,他们还是想从我这个军统上校组长嘴里挖出更多党国精英,等我身上的油水都榨光了,我的死期也不远了,想到这里,我的思绪又回到我叛变的那一年。

  • 秀儿

    MRnobody

      我那时的名字就是瘸子,这个称呼算抬举我。因为瘸子还勉强能走路,但我残废残得彻底,趴在街上很是引人注目,所以收入一直不错,也一直讨老爹喜欢。   直到认识秀儿。   秀儿是我十岁那年被老爹带回来的,和我一般年龄,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听,但一双眼睛水灵灵地放着光,模样很是讨人喜欢。至少,我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我喜欢上了这女孩。

  • 女子复仇队的悲惨遭遇(艳女蒙难)

    owl

      旧社会反动军阀残暴女人的故事!骇人听闻,悲惨至极!既漂亮又武艺高强的女人在惨遭蹂躏后,组织成立了女子复仇队,虽然最后杀害了魔头,但是却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这本书原名:艳女蒙难,内容极度不雅,虽然在禁书目录中没有列入,但也有H书之嫌!请用正常的心态,从了解军阀的残忍和战争的残酷角去度阅读此书!

  • 潜伏北平的间谍母亲

    whatever11

      1938年年底汪精卫潜逃出国开始「和平运动」,他本来跟日本的近卫内阁有默契,但他刚刚逃到法属印度支那,近卫内阁就来了个突然辞职,继任的东条内阁拒不承认前任与汪精卫的口头协定,汪精卫进退失据,困在当时是法国殖民地的河内。   为了接近汪精卫,军统安排了一批年轻特工到法国突击学习法语。何家姐弟年轻又有些语言天分学得最快,被选中。何天宝名字不变,何毓秀改名于秀,假扮旅法归来的华侨夫妻流落河内。何天宝投靠到汪精卫的寓所当翻译,说是翻译,更像跑街。汪精卫夫妇在辛亥革命成功后曾短期留学法国,遇上经历类似的小夫妻有亲近感,跟何天宝渐渐熟悉起来。汪精卫困在印度支那一年多,遭到军统多次暗杀。但是阴错阳差,总是没能得手。为求逼真,军统刺客并不知道何天宝是自己人。何天宝在一次交火中受了伤,汪精卫以为板荡见忠良,从此视为心腹。

  • 明末烟云

    shitou(石头)

      华夏五千年历史长河,流淌过许许多多朝代,每个朝代的开始与结束,都是历史最震撼的时刻。   明朝末期,腐败不堪。万历和天启时代长期积累下来的诸多弊政,明朝如今已到了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危急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