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都市 乡土 孽欲之哀
展开

孽欲之哀 albox 著

已完结 公众 生活都市乡土

23.04万字

  一首七律道出了一段孽缘,也是潜藏在这个真实故事背后的隐秘兽性。记者通过法院和当事人的采访用一首诗自我解嘲,也解嘲了这个社会和社会发展的潮流。   孤山以北院墙西,   粉面初红裙角低;   几处早莺争宠幸,   自家小燕吐春息;   乱花渐欲迷人眼,   前抚轻弄撩阴蒂;   最爱马趴弄不足,   自在家莺恰恰啼。

开始阅读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女优排行榜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albox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54.44万

  • 创作天数

    11

其他作品

  • 欲肉狂龙

      我的肉棒依然插在她的美穴里面,我再度仔细地端详着她,其实我注意她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她搬来这里也有一年多的时间,我偷窥她也不下数十次,但是之间我都还不愿意出手,这主要是因为师傅有要求我,在还没有功德圆满的时候,不可以接近女色,但却又天天跟我讲解一大堆该如何满足女人的技巧,所以我虽然满腹性学经纶,但今天可还是第一次真正实习呢!   这时候我俯下身去,轻轻地啜吻她的乳头,她好不容易才恢复的情欲,又再度地被我挑起。她伸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不断地低低呻吟,显得十分享受。这时候我伸手过去按着她的花瓣以及阴核,然后三道气机分别从我的手指上传到她的身体,她这时候如同触电一般地弹了一下,随即就再度陷入我的爱抚技巧当中,而不断地呻吟娇呼低喘。

    加入书架
  • 爱欲亲娘

      “山——福林——呐——”每到夜色降临,灯火初上的时候,村子上空就响起娘呼唤我和弟弟回家吃饭的的声音。全村人都说娘是俺村最贤惠的女人。    娘十七岁嫁到俺家,生了我们兄妹四个,为世代单传的我们家立了大功。大哥福山, 我叫福林,排行老二,妹妹福妮,老三福海,兄妹之间都相差三岁。   人丁兴旺了,贫困的生活没有改变。我们弟兄一个个人高马大的长成了汉子,可是一直娶不上媳妇。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女友乱尘事

    惠天天

      终于要带女朋友回家了。我是一个农村的小伙子,二十多岁了,在市里一家商场卖服装,经常看到漂亮的女孩子们衣着暴露的试衣服、挑衣服,我的兄弟就突然间站起来了,每当这个时候我脑袋里就会想,如果自己的女朋友这样会是什么感觉呢?嘿嘿。就因为当时的这个想法,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后悔不已,而又兴奋无比,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的女朋友叫慧心,在市里一家贸易公司工作,身材那是没的说,丰胸、细腰。这次我的母亲大人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了,让我在年前必须带女朋友回去,他们知道我有交女友,但是没见过面,心里总是不放心,这或许是所有父母的通病吧!经我和小惠(以下都用简称)商量之后,决定去我老家过年。

  • 我回乡的性福生活

    ken_joy

      我叫刘洋,四川人,38岁,初中毕业。我在广州建筑工地做水电安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   我与妻子结婚16年,夫妻一直在一起。她在电子厂上班,每天12个小时坐在流水线上忙碌,工作非常辛苦,工资还特么特别低。回来成天喊腰疼。

  • 春园

    浮生若梦

      恩!现在应该对我进行自我介绍了,我是叶天,现在22岁,家庭里面就我和妈妈两人,我的妈妈叫叶灵犀。我的家境非常的好!妈妈是一跨国公司的总裁,在我懂事开始我就没有看到过爸爸,我曾经问过妈妈,妈妈就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在大点的时候问妈妈,妈妈就说我是没有爸爸的,然后我就没有在问这个问题,我只是知道妈妈没有她的身世,不过我也没有问,因为我的妈妈根本就不像凡人,倒像是是仙女下凡,曾经我还怀疑妈妈是狐狸精变的,还在睡觉的时候夜袭妈妈的屁股,看看有没有尾巴,也在妈妈洗澡的进行偷窥大业,不过下场很悲剧,摸妈妈的屁股反被妈妈摸了全身,看妈妈洗澡就被妈妈关在了浴室一夜,现在想起来就悲剧,唉!黑暗的回忆啊,现在想起来都想哭,妈妈的豆腐从来没有迟到,反被妈妈吃了自己很多豆腐,自己对自己身体的了解说不定还没有妈妈的多……

  • 返乡记事

    白领乞丐

      这是本人的私人用车,由于前七个月的工作业绩,给公司创了200万利润,总经理特别恩惠,给我一个月的假期避暑,期间的一切消费公司承担,由于最近思乡的心情很是热切,于是就自己开车去探望久别的故乡。   穿过沈阳、长春、哈尔滨,连续24小时的行车,非常疲乏,腰好象都不能弯了,隔日早8:30分总算到了大庆,我的大学情人工作的地方。

  • 花残

    半途生

      女人的手法娴熟,最初的不自然过后,双手在茎身逡巡两圈,已经明了手中之物的敏感点。但她并不是集中全部火力,就攻击这一点,如同快餐店,只希望顾客快快吃饱走人,而是如同一位善解人意的主妇,既要确保客人多吃餐桌上的主菜,同时也要尽量让其品尝到其它的美味佳肴。具体到许思恒,就是既有快感稳定持续的堆积,又不断有触电般跳跃的强烈刺激。   一人低头,专心致志地拨弄,一人抬头,目光茫然,大脑全无意识,只有小头在清冷的夜色下,剑拔弩张。

  • 东北大炕

    笑鬼(老狼)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我家爹娘、两个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娘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爹,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在我娘20岁的时候又生下了我二姐,原本计划生育的问题,爹娘他们应该不能再生了。不过农村是非常封建的,女儿是不能当作继承家业的后代的,这个观念是牢牢盘踞在大家脑海中不可动摇的。   爹是村里最大的官——村支书,虽然同样也有着这个观念,但顾及自己的身份,也就不敢去考虑这些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