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都市 都市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展开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性与情 著

已完结 公众 生活都市都市

136.43万字

  百善孝为先,尤其是自己当了父母之后,才能会更加的体会到父母的爱是多么的伟大。不养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我叫王锦程,一转眼,我已经三十岁了,有一个善良美丽的妻子和3 岁大的可爱儿子。唯一遗憾的就是在我26岁的时候,我还没有结婚的时候,48岁的母亲就患淋巴癌去世了,扔下了我和我50岁的父亲,让我还没有来得及为母亲尽孝。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性与情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303.87万

  • 创作天数

    709

其他作品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我现在有一个殷实的家庭,更有一位美丽的妻子,她叫张可心,温柔如水,今年28岁,人如其名,样貌、气质、性格,都能深入到每个男人的心坎里,她的工作相比较我要好的很多,她是一位初中的语文老师,额外兼职学校的心理辅导,工资虽然照我差了很多,但是也算白领阶层。她身高168,身材苗条,因为经常连瑜伽的关系,身材好的不得了,火爆而显得不风骚,走路、肢体动作都显得那么的温文尔雅。

    加入书架
  • 荒岛公媳实验

      一家三口(儿子儿媳和单身老父亲)出门旅游,因为一场意外事故而流落到一个无人荒岛,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意外,实际上是一个人为造成的阴谋。   三口之家在这个荒凉的无人荒岛上求生,却不知道一直有一双充满黑暗的变态双眼无时无刻不再监视着他们,拿他们为试验品,正在进行一场禁忌的人伦实验……   本篇文章为本人新作,受到以前看过的一部外国电视剧启发,电视剧是的名字叫做《神秘岛》,是1995年出的,有兴趣的大家可以去网上搜索观看一下。

    加入书架
  • 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在我的眼前有重重的迷雾,我在黑暗中用力的拨开它们,拨开一层有一层,却总是无穷无尽,把我前方的道路给挡住。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是纯洁无暇还是假装清纯?是真实面目还是恶毒阴谋?请看本片文章《精绝女王》,虽然本文名字带着「女王」二字,但绝对不是SM类型的,至于为什么会有「女王」的标题,文中后续会说明原因,至于「精绝」二字,老司机都猜到了,而且本文与鬼吹灯和盗墓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有超自然的玄幻等等。另外,本文还是要有真实性和合理性,请大家欣赏……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娇妻出租

    free3911

      李达明和妻子徐晓洁结婚才一年,两人好得如胶似漆,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爱。正常情况下,李达明如果半夜醒来,经常都会发现他和妻子两人赤裸裸的抱在一起,而且,自己的大鸡巴还插在妻子的小穴里。那是两人在晚上做爱,达明痛快淋漓地射精后,舍不得把鸡巴拔出,於是两人就这样光着身子抱着入睡。   但是,今天晚上什么也没有,没有了妻子的身体,左边床上摸起来冰冰凉凉的,只有两人共枕过的枕头,这时却传来妻子留下的阵阵淡淡发香。

  • 豪门淫史

    佚名

      谢文杰坐起来并爬在张咏梅的双腿中间,两手抓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持着大鸡巴对准大骚屄。   眼前的张咏梅,真是耀眼生辉,雪白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红色的大奶头、暗红色的乳晕、平坦微带细条皱纹的小腹、深陷的肚脐眼、大馒头似的阴阜,尤其那一大片屄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大肥屄。

  • 恶魔少年

    黑暗海虎

      这篇是我改编日本H漫画的作品,虽然说是改编,其实只有文章的开首是一样的,中间也有一点点相同,但我觉得将这个故事改为小说形式好像很有趣。   这是我第一次写情色文章,写得不好欢迎各位批评,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原作名为《发情人妻》,属於短篇作品,原书名是《处女轮奸》,作者则是「近石慎吾」(「慎吾」是日本字,晚生是从香港H漫画上看到中文译名的,可能有错。)先生,松文馆出版。   以下内容可能令读者感到不安,因为涉及乱伦、暴力和性虐待等等,心智未成熟者千万千万不要阅读,晚生不想误导青少年……

  • 欲火青春之禁断情歌

    佚名

    手枪文。不解释。另有个名字叫《按摩后我狂插母亲和姐姐》

  • 母亲的死亡真相

    dknwcj41

      我的母亲在我六岁那年去世。   那个时候的我还懵懵懂懂,我就记得那是个秋天。天还不是很凉,大概是九月的天气。

  • 创造一夫多妻的家庭

    草寒羽良

      二零零零年,经人介绍,我和石颖认识结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我爸爸见石颖原工作单位面临破产,托人拉关系把她调到和我一个单位,我们两个人每个月一万元工资,生活的美满幸福,小日子蒸蒸日上。可就在这时候,我发现石颖人心不足蛇吞象,好高骛远,她十分羡慕那些穿金戴银,满身名牌,出入坐豪华车的老板娘。   后来我得知,石颖在外面有了男人,这个男人叫孙尔多,比她小三岁,没有婚史,曾因抢劫被判七年徒刑,是个开出租车的,两个人背着我好了一年了。于是,我们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