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仙侠 武侠 公子绿
展开

公子绿 林少(linshaoye) 著

连载中 公众 玄幻仙侠武侠

74.80万字

  就在这时前方走来一位妙龄少女,不知是幻是真,看着动作不快可转眼间已飘至我身前,一身轻功使得优美曼妙,咋看下竟长着一张秀美绝伦的瓜子脸,肌肤细腻雪白,柳眉大眼,翘鼻小嘴,一头乌黑的秀发被一条洁白的细带松松的绑在脑后,既显的清新纯洁又显的妩媚撩人。   随身衣着具是白色,长裙拖至脚底,隐隐可见一双精细的淡白绣花鞋,娇躯披着一件薄薄的长纱,纵然如此,仍是可以看出她体态修长纤瘦柔美,仿若仙子般清丽脱俗,腰间被一条雪白绫带绑着,奇细的蛮腰被完美的显露了出来,也因此和胸前一对异常饱满挺拔的酥乳形成了诱人的对比。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圆润精致美艳动人,把我深深的迷醉其中。长了这么大除了与我青梅足马一起长大的甜儿外还真没见过她这么漂亮的美人儿……经典武侠绿帽文!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林少(linshaoye)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74.80万

  • 创作天数

    1294

同类推荐

  • 雪染飘朱

    佚名

      不管不顾地留下了方盈月立在月光之中,白羽霜缓缓走了回去,铁坚和常琛两人给她拂过睡穴,必是睡的又香又甜,明日起来精力充沛的两人,说不定连晚上都等不到,白日里就对她为所欲为,白日宣淫起来,想到房里大堆大堆自己还没试过的宝贝玩意儿,白羽霜只觉浑身发热,脚步愈来愈快了……

  • 武林秘史之侠骨留香

    seraph(无锡阿福)

      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一切都无法挽回。院外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喧哗声,我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经过一路急奔,此时身上热的难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不住滚落,有的流进眼睛里,再滑过面颊流进嘴角,味道有苦有咸,也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   我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那具尸体,脑子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 弱水曲

    spdos

      括苍派也在江湖上甚有名气,虽然是属於南拳中的一支,创派不过区区二百年,但百余年前东南大侠易寒秋创下「正七反六偏十三」的武学以后,一时间好生兴旺,虽经数十年前那场浩劫,但再经上代掌门陈再龙将本门发扬发大,收下七个好弟子,人称「括苍七英」,尤以掌门人陈绍祖手下掌脚功夫甚是了得,年纪未满四十年,宝光掌、凝真剑已在江浙一带堪称一绝,隐隐有陈再龙当年之势,妻子段青虹的芙蓉六连手也曾横扫浙东。今日正是括苍山开派二百年之际,江浙一带的武林人士无不慕名而来,邻近的天目、天台两派更是由掌门人带着十余名的弟子前来道贺,只有雁荡派掌门林宇因有琐事缠事,只派了数名弟子前来。

  • 香山玉踪+欲乱边尘

    lucylaw

      万花仙子嫁给那个叫张世栋的商人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初到京城做生意不久的冀北人,生意规模也并不算大。但说来越怪,两人成亲后,张世栋的生意竟然一帆风顺,短短数年间已经成为了京城数一数二的巨贾了。   丈夫的宠爱,富裕的生活,可爱的女儿。一个女人最想得到的东西她都有了,因此她心中充满了满足感。   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大家的称呼也从万花仙子变成了万花夫人,但女人的美貌缺丝毫不减。

  • 花非花

    gilgamesh21

      略微拐了几个弯,便到了莲中湖,流光亭,亭中亭亭玉立一位美女,只见她眉梢如画,长发披肩,一尘不染的白裙,如仙子般纯洁无暇。   吹弹可破的雪肌,犹如最细嫩的花瓣,唇畔的浅笑,像无言的诗词。沐浴在夕阳下那清澈的湖水,白洁的莲花,诚服在她秀丽绝伦的容颜前,轻轻地摆动,静静地欣赏。   武功天下顶尖高手,更是中原最大帮派帮主,又有英侠之名,于清可谓是武林人物梦寐以求的象征。但最令人羡慕的,却是面前这位绝世美女,秦月泠。五年前,提起云梦庄,莲中湖畔,流光亭中,伴月之人,少年英雄莫不心驰神往。

  • 风流名将八凤娇

    李凉

      「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秦淮河是聚集金陵附近许多河流汇于秦淮,横贯金陵城内南部,经惠民河及其他支流而入长江的。它原本是一条专供民船航行之河道,可是,不知何时有人推出「船妓」大捞一票之后,整个情况便完全改变了。于是,沿河风光绮丽、纸醉金迷。尤其在夫子庙那一带更是粉红黛绿的聚集处,歌声、划船声、喝采声、姑娘们的嗲呼声、浪笑声及「那个」声,终宵不绝。因此,夫子庙附近之土地简直是寸土寸金,游妓聚集,百艺杂陈、茶肆酒坊、鳞次栉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