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职场 官场 冷婷
展开

冷婷 ilss1986(老管子) 著

已完结 公众 官场职场官场

10.76万字

  正说着,门打开了,一名高挑清秀的女警官走了进来。她梳着齐脖子的干练的短发,一件黑色的西装小外套显得格外精神,一条紧腿的牛仔裤塞在长筒的黑色皮靴里。双颊淡淡的腮红显出了女人特有的韵味儿,172的身高让他在一大帮男警员中亭亭玉立。她就是冷婷,一位只有24岁却极富经验与身手的女警侦查员,似乎她天生就有着当警察的细胞,聪明伶俐的个性,稳健成熟的办事风格也使她提前一年以优异的成绩破格从提前从警校毕业。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冷艳中带着沉着和冷静,亭亭玉立的身段,也早就让她成为众多单身男警员的梦中情人。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ilss1986(老管子)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0.76万

  • 创作天数

    0

同类推荐

  • 小公务员之熟女情缘

    wind1987

    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在世间情欲的诱惑下,原本纯洁的心都有可能被侵蚀。激情过后,留下的只有对生活的迷茫。我欲乘风归去,怎奈纵欲过度,情欲迷失了我的双眼。

  • 女干部们的情色表演

    佚名

      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确确实实是发生了,而且是我亲眼看到、听到的。事情是关於我妈妈的,我妈妈叫于丽丽,今年四十岁,是一个大学的干部,在学校妇女工作委员会任职。   她是一个比较古板的人,做事勤勤恳恳,与其他人关系也不错,总之,妈妈就是个普通的中层干部,看起来也没什麽特别的地方。我不在妈妈就职的大学上学,但就在那个大学附近,所以我常常到她那儿去玩,学校的领导也认识一些。

  • 检验科性事

    finaleden

      我叫李刚,当然不是网络上盛传的那个,我今年二十四,毕业于一所理工学校的计算机系。可惜这年头学计算机的,简直比街上卖臭豆腐的还多,所以毕业回家后,果然找不到相关的工作。无奈之下,央求亲戚托了关系,进了本地的一家正规妇幼医院。也许你要问,我一个学计算机的,怎么会跑去医院工作呢?难道是给医院维护网络?

  • 铿锵悲歌

    爱毛一族

      这是1999年的一个夏夜,南方小城徐来县的惠来饭店内,两个穿着警服的中年女人正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由於职业相同,两人几乎是一样的打扮:蓝色短袖警服黑裤黑皮鞋、短头发。只不过左边的女人头发在发梢处烫了一圈,瘦削的身材配上秀气的脸庞看着很有一番成熟的韵味,但她手背上突出的筋骨和淩厉的眼神让人知道这绝对是个不好惹的女人;右边的女人从身材上看像个欧洲女人,从脸到胸到屁股都是前一个的加长版。

  • 淫劫谜案

    渚碧礁

      几家欢喜几家愁,在楠城税务、工商、土地局等部门风光惹火的同时也有个别部门压力陡增,这其中压力最大的非公安局莫属了。随着大量的外来流动人口涌入的同时也伴随着治安案件的大幅攀升。使得本就人手吃紧的公安部门头疼不已。但公安部门的人员编制是有限额的,预算经费也增加有限,人员的瓶颈使得大量案件积压得不到侦破解决,从而导致民衆对公安局越来越怨声载道了。   位于市区最偏僻的西北端的学府路派出所,在市局是挂了号的全市工作最轻松的派出所。相对于主城区的哪些业务繁忙的派出所,学府路派出所平时的确称得上此「清闲」殊荣。因爲这个派出所地处偏远,离主城区有几公里的路程,辖区内没有什麽大型的工厂、住宅小区。只有几所大中专院校而已:市经贸学院、市幼师学校、市艺术学校、市卫生学校、省林业学院等等院校。虽然这几所院校的在校师生加起来也有万余人口,可毕竟都是受学校严格管理的学生,所以平时的治安案件很少。小一点的学生打架斗殴、小偷小摸事件大部分都被学校私下处理了,很少会麻烦到派出所。

  • 极品人妻之仕途通天

    Budalar

      本书讲述一位传奇女性的宦海沉浮,她貌美非凡,性感绝伦,尤其胸前一对尺寸惊人的劲爆豪乳更是摄人心魄;石榴裙下拜到众多高官,政商名流;公务上干练果断,在官场中左右逢源,火箭般平步青云;家中打理得井井有条,尽心尽力的服侍着丈夫和家人;她主政一方,正直清廉,一心为民,胸怀崇高的政治理想,屡次在无辜群众遇到危机之时,毫不犹豫,挺身而出,不顾自身安危;她被对手描绘成「官场公共情人」,「政治妓女」,「母狗不如的千古淫妇」,几经沉浮,蒙羞受辱,饱经磨难,不改赤子初心。在家人无条件的支持下,在众多爱慕者,拥戴者的扶持下,一步步迈向权力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