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都市 乡土 渔港春夜
展开

渔港春夜 棺材里的笑声 著

已完结 公众 生活都市乡土

153.14万字

  告别了繁华的都市生活,张文收拾起行李带上养父的愧疚回到了与世隔绝的渔村,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的陌生和熟悉——一个远离繁华喧哗,传统而又落後的地方。   从大城市回归的张文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吗?   当尝试到了男女之欢的快感时,张文不可避免的堕落了……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棺材里的笑声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1,093.82万

  • 创作天数

    0

其他作品

  • 天魔

      杨存从现代穿越时空,来到古时候一个名为大华的朝代,成为杨家将的后代之一。   小时候的杨存体弱多病,但经过修练后已不同以往。这天是他要出发受封的日子,然而暗潮汹涌的目的地──津门,又有什么未知的危机在等着他?

    加入书架
  • 小镇情欲多

      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张东带着一张老照片来到荒僻的小镇,岂料途中坐错车,到达小镇时天色已晚,便疲惫至极地住进一间旅馆.   张东在意淫柜台内青春可人的少女之余,竟阴错阳差地与性感的老板娘酒后乱性,随之发现一连串的谜团……

    加入书架
  • 田野花香(乡村猎艳)

    陈炎是一个混得极度没出息的大学生,阴差阳错的在阳台上喝着闷酒的时候被一个中年人吓得掉下楼下,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是在自己的高中时代。 经历了惨败的婚姻和现实的残酷,陈炎决定好好的利用自己机会推倒所有的美女,清纯的学生妹,只知道埋头读书的校花MM,风骚无比的成熟美妇,饥渴了N多年的迷人寡妇。重生了,干那么多大事有什么用!手里掐着钱去糟蹋别人的闺女和老婆才是王道!

    加入书架
  • 盛世王朝(实体版)

      大明王朝历经四百年的盛世,朱氏皇族一直站在世界最高点,享受着九五至尊的无上权力与殊荣。直到这一世,重病的圣上朱威权却意外地发现圣皇墓地居然产生不可异议的动静──已死去三百多年的圣皇居然复活了!   许平重生后,不知该何去何从,最后选择回到鬼谷山门,岂料鬼谷竟遇到大麻烦,要以国教的身分与天下强者对擂,但许平却顾忌着皇家的态度,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加入书架
  • 春满香夏

      青松县,一个风景绝佳的好景点,住着辛勤工作的人们,纵然现实条件并非相当良好,但他们仍然卖力奋斗着。张俊也是这千百个奋发身影中的一个,如此的平凡,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张俊、叶子、莲婶一家人应该会这样祥和、平静的过完这辈子,但现实让他们走上另一条不同的路……

    加入书架
  • 都市大巫

      七月的天气热的鬼神共愤。林凯这个社会上有跟没有差不多一样的小人物。顶着一个毒太阳边翻白眼边在大马路上走着。   考不上大学。家里又穷。父母一年种地也赚不了多少钱,为了妹妹的学费背起铺盖来到DL这个海边城市打工。但现在经济也不怎么景气,连找个建筑工的活都有竞争。没办法就在夏天的时候背个箱子卖起来了冰棍。虽然说每天很累,但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个百八十的。比起很多坐办公室的人也差不了多少。   累了一天跟条脱了水的死狗一样。回到自己租的那个不到四平米的楼梯下的小格间里。连鞋子都没脱就往床上一躺。累的睡着了!!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共用的女儿丫丫

    佚名

      在青山绿水的农村里,住着这么一家人,两兄弟以及各自的妻子孩子,他们的老父亲,共同住在一起。而这两个女人在城里找了份工作,离开农村两个月了两兄弟和他们的父亲还在家务农。老大有个儿子,明明,11岁了,老二是个女儿,叫丫丫,9岁。老大的儿子独立意识强,和父亲分开住的,而老二还是和他女儿住一间房。

  • 返乡记事

    白领乞丐

      这是本人的私人用车,由于前七个月的工作业绩,给公司创了200万利润,总经理特别恩惠,给我一个月的假期避暑,期间的一切消费公司承担,由于最近思乡的心情很是热切,于是就自己开车去探望久别的故乡。   穿过沈阳、长春、哈尔滨,连续24小时的行车,非常疲乏,腰好象都不能弯了,隔日早8:30分总算到了大庆,我的大学情人工作的地方。

  • 山村避难记

    土星村长(zbxzll)

      我在一个三叉路口下了公共汽车,面前是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土路,路面坑坑洼洼,比公共汽车走的沙石路还要糟糕,基本上看不到现代交通工具走过的痕迹。   远处大约三四里路的地方,就是我此次避难的目的地——土岭村,我已经坐了两天的火车和三个小时的公共汽车。现在,我的身体几乎散了架,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只好迈步向这个在我看来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村走去,同时,我的心里一阵茫然……

  • 东北记事之欲情

    笑鬼(老狼)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我家爹娘、两个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娘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爹,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在我娘20岁的时候又生下了我二姐,原本计划生育的问题,爹娘他们应该不能再生了。不过农村是非常封建的,女儿是不能当作继承家业的后代的,这个观念是牢牢盘踞在大家脑海中不可动摇的。

  • 花残

    半途生

      女人的手法娴熟,最初的不自然过后,双手在茎身逡巡两圈,已经明了手中之物的敏感点。但她并不是集中全部火力,就攻击这一点,如同快餐店,只希望顾客快快吃饱走人,而是如同一位善解人意的主妇,既要确保客人多吃餐桌上的主菜,同时也要尽量让其品尝到其它的美味佳肴。具体到许思恒,就是既有快感稳定持续的堆积,又不断有触电般跳跃的强烈刺激。   一人低头,专心致志地拨弄,一人抬头,目光茫然,大脑全无意识,只有小头在清冷的夜色下,剑拔弩张。

  • 俺们村的花花事

    太子参

      来到齐胸台阶前,红云大嫂双手先趴上去,撅着浑圆的屁股鼓弄了几下就是上不去,回头看着蒲男说,「傻站着干啥?抽俺呐?」   蒲男站着不是不想帮忙,他也想上前用手托住她的屁股往上抽,可是他犹豫着没敢动,听见红云大嫂的指示,他才伸出双手来托住她肥嫩嫩的屁股往上托。等红云大嫂爬上去,一个硕大肥嫩的屁股正冲着蒲男脸的时候,蒲男眼前仿佛看见了一汪沃土等着男人去开垦播种。他清晰的看见她里边穿的贴身小内裤,还有那无比诱人的深深的股沟,让人充满无尽的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