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古典 历史 人间正道是沧桑
展开

人间正道是沧桑 魔双月壁 著

连载中 公众 历史古典历史

6.54万字

  我是被舅舅拉去上中统特训班的。过了今年,我就满18岁了,在这样一个战乱频仍的年代,我知道我的年龄其实并不小了,因为前线有很多将士的年龄可能还没有我大,所以我之前对於去上特训班并没有生出抵触情绪。   良好的家庭生活条件,使我的身材体形高大帅气,当然丰衣足食的生活,也造就了我强健的体魄。我虽然同情路边的乞丐和衣衫褴褛的贫苦人民,但我无法改变什麽,这是一个衰败的国家和社会,饥不果腹的不只有前线士兵,还有苦苦挣紮的低层农民。当别人还在为下一顿饭着急时,而我却在吃着刚出炉的面包喝着进口的红酒,这得益於我舅舅是中统的大员,而我妈妈是国府立法会委员。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魔双月壁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6.54万

  • 创作天数

    0

同类推荐

  • 巨棒土匪香穴娘

    佚名

      龙胜虎:武功高强的土匪头子,下身是『黑龙取珠棒』,偏爱熟女,最后所娶的六位夫人,皆是自己的长辈。   张牡丹:古城县富贵商号的千金,也是大汉奸刘二狗的夫人,最后嫁给小虎,下体为『蝴蝶穴』。   林香兰:龙向天的大夫人,龙向天死后与二寨主通奸,后被小虎收入房中,下体为『蜜桃春水穴』。   许素琴:龙向天的二夫人,龙向天死后,因为嫉妒林香兰,与小虎结成夫妻,下体为『乌螺宝穴』。   苏琳儿:龙向天的三夫人,与小虎师生缘分,因照看小虎的伤势,被小虎要了身子,下体为『凤冠宝穴』。   文玉茄:小虎的姑母,颇为淫荡,原先是开青楼的老鸨,为夺文家家产,不惜用身体勾引小虎,但最终却爱上了他,下体为『菜花穴』   蒋媚娘:小虎生母,为救小虎,献出自己的身体,最后与小虎结成母子夫妻,下体为『金针宝穴』

  • 春满西关叔嫂情

    潜龙

    小弟以古代和现代背景的小说都曾写过了,心中就一直很想写个三十年代的故事。大半年前,小弟一时心血来潮,便拟好了一个民初时期的初稿,故事只属中篇字数,但打后一直因工作烦忙的关系,始终无法动笔,便连「魅惑的慌言」都无暇照顾,更何况另开新故事。前几天无意中在活页夹看见这篇初稿,不由生出一个念头,打算借着新年假期在家,倒不如用十天八天时间,打算一鼓作气把这篇小说完结,作为新春贺文。如无意外,打算每天更新一回,慢者两天一回,而「魅惑的慌言」只好暂时耽搁一下,待得先完成此篇,再续写「魅惑的慌言」,并对一直支持「魅惑的慌言」的朋友说声对不起。但大家可以放心,「魅惑的慌言」绝对不会太监。而这篇「春满西关叔嫂情」,大家一看标题,便该知道是篇怎样的文章,希望能多多支持响应,并给予小弟意见。

  • 上海风云

    佚名

      一九四五年,上海风云十六铺的码头总是熙熙攘攘的,尤其是日本投降的1945年,从陪都重庆过来的轮船一艘接一艘的,载来了当年出逃的人群,和一批批的接受大员们。   从江宝轮上下来的人群里,有一帮打扮的书生气的男女。他们是原上海云水话剧社的班子。剧社社长是个四十四,五的男人,他叫谢长林,整个剧社大约有20几号人,有的还是夫妻。

  • 白莲花传奇

    游侠

      丁逸飞颤抖的双手轻轻解开女侠大红喜服上的衣扣,十九岁的江湖女侠白莲花,情窦初开,半羞半喜,脸红心跳,微微呻吟着,配合着新郎,缓缓除去了外衣。   红色贴身的丝衣质地轻薄,紧裹着女侠雪白成熟的娇躯,女首领丰满坚挺的胸乳将红色丝绸肚兜和内衣高高顶起。   新郎脱去了长衫,左臂揽住新娘苗条的细腰,右手缓缓将女侠内衣的衣扣一粒粒解开,大手沿着女侠的衣襟滑了进去,隔着红绸肚兜揉弄着少女的丰乳。

  • 帝国之乱

    ADONIS0001

    “汉宣帝”刘恒。生于9947年,大汉帝国第 887代皇帝。继位时雄心勃勃、体贴民情;在皇后焦敏和国丈焦芳的唆使下骄傲自满、刚愎自用、宠幸奸妄、疏远忠臣、荒淫无度;后来沉靡于女色,与焦府丫环淫乱、强奸臣妇民女、奢侈天下选妃……

  • 一个女叛徒的自白

    佚名

      我躺在一个小小的单人牢房的水泥地上,又冷又怕,浑身发抖,我眼泪汪汪地盯着吊在天花板上的小灯泡,这个小牢房中只有两件家具,一件家具是个放在墙角的十号罐子,显然是做马桶用的,一件是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那是用来给我写交代材料的,共产党是不会放过我的,而且,我还曾经是他们的同志,但是我被叛了共产党,现在我却被他们关在牢房里,我知道他们是非常恨我的,毕竟我出卖了他们的同志,又参与捉捕了不少共产党员,劝降了十多个共产党员的叛变,在我的手里沾满了共产党员的鲜血,但是,他们还是想从我这个军统上校组长嘴里挖出更多党国精英,等我身上的油水都榨光了,我的死期也不远了,想到这里,我的思绪又回到我叛变的那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