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职场 官场 铿锵悲歌
展开

铿锵悲歌 爱毛一族 著

连载中 公众 官场职场官场

5.69万字

  这是1999年的一个夏夜,南方小城徐来县的惠来饭店内,两个穿着警服的中年女人正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由於职业相同,两人几乎是一样的打扮:蓝色短袖警服黑裤黑皮鞋、短头发。只不过左边的女人头发在发梢处烫了一圈,瘦削的身材配上秀气的脸庞看着很有一番成熟的韵味,但她手背上突出的筋骨和淩厉的眼神让人知道这绝对是个不好惹的女人;右边的女人从身材上看像个欧洲女人,从脸到胸到屁股都是前一个的加长版。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爱毛一族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38.69万

  • 创作天数

    4

其他作品

  • 苦难岁月

    马娟拉着弟弟的手,身体由慢到快的上下起伏着,今晚的刺激超过了她以前的任何一次,亲弟弟的粗大鸡巴被自己塞在阴道里快活,身体和心理的快活都达到了顶点。套了五分钟后,马娟伏下了身子,把香舌送入弟弟口中,屁股啪啪啪的快速活动着。海军毕竟还是个童子身,刚才姐姐亲奶头含鸡巴都让他差点射了,现在被性欲膨涨的姐姐用屁股套了五分钟,龟头上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含住姐姐送上的香舌,一边用力的吸吮,一边拚命向上挺动腰部,嘴里呜咽着喊着:「姐,好姐姐,我射了我射了……

    加入书架
  • 一起沉沦

      卫珍先给胡国庆擦了身子,擦鸡巴的时候她特意撸了几十下,撸的时候另一只手还温柔的在国庆的卵袋上揉着,每天她都要这样试一会,有几次特别想要的时候,她甚至用口在帮国庆,这是以前国庆每天晚上求她但她很少愿意做的事情。万一好了呢?虽说国庆不能动了,但只要那东西硬起来了,自己可以坐在上面啊!她是个正常的女人,这几年她不光生活上苦,作为女人她也苦,长期的性欲得不到满足,她是个人民教师,自慰这事她知道,但她做不出来,那样做了她就没脸站在讲台上面对那些孩子们了!

    加入书架
  •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

      烈日当空,天热得彷佛能随时从衣服上拧出水来,整个槐树村看上去静悄悄的,早起干活的村民大都这时都已回了家,只有大槐树上的知了在不知疲倦地叫个不停。现在是上午11点钟,村口的小卖部门口坐着一男两女三个人好像是在谈事情。   左边那男的叫水生,他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结实、长脸浓眉;中间胖呼呼正笑得像一朵花似的女人看上去五十出头,她是村里的职业媒婆兼小卖部的老板娘张金花;右边肆无忌惮盯着水生看的是邻村的寡妇区红霞,她看上去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体态丰满个子高高大大的,脸蛋虽长的一般,但整天乐呵呵的笑样倒也看上去蛮招人喜欢。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淫在医院

    沧海闲人(zfw1980)

      我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人,没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工作,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伟大的理想。唯一的爱好就是女人,唯一喜爱的运动就是和女人肏屄,可惜因为我一直囊中羞涩,而女人们,尤其那些年轻漂亮的美艳少妇,没有钱是很难泡的,所以这些年虽然我一直努力的泡各种各样的的少妇,因为资金短缺,虽然也泡到很多少妇,但是很少能将那些极品美少妇搞到手的,不过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从来不会气馁,从来不会主动放弃的,虽然我跟成功男人没有一点关系,但是我依然活的有滋有味的,而且在我自己的圈子里面混的还是相当不错的。

  • 空姐的故事

    ardiro

      公司一上来就明确天使航空公司接下来要走性感路线,通过空姐的性感服务把顾客再吸引回来。这一下子就热闹了,空姐们一个个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有的强烈反对,声称绝不卖身。有的觉得也有道理,只要不过分就可以了。有的就认命了,反正现在世道艰难,哪里都不好做,露点肉总比下岗没肉吃好。于是公司就把100名空姐分成了赞成和反对的两部分。赞成的开始训练,反对的拉走了,就没有看见过。纪嫣然家庭比较困难,只好勉为其难的站在了赞成的一组。

  • 危险的游戏

    lxl2003848

      我的妈妈叫林美英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可不是普通的员警哦曾经当过女特警,一身格斗功夫相当了得一般三五个小流氓根本不是对手。由於从小练功拥有1米77完美身材的她,如果不是长的过於英气的美貌脸庞你一定以为是个模特,虽然38岁的年纪,可身上却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反而有种略带霸道的成熟之美。   从小同学们都羡慕我有一个既漂亮又有本事的妈妈,可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 我的女警妈妈

    地狱蝴蝶丸

      妈妈的名字很好听,叫黎绮雯,是个警察。她经常对我说,她随时都有可能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丧命,到那时候,我需要学会如何保护我自己。现在的我看起来太懦弱了,妈妈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妈妈心中一定是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的儿子,懦弱成这样,如果是被别人外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掉自己的大牙。

  • 凤仪慕月

    tyazloe

    其实我的内心里多么想再送完这套性感内衣后,一起送去电动跳蛋,用我如今掌握足以胁迫她的东西,让电动跳蛋在那娇软嫩滑的阴唇和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游荡,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肉穴内快乐的跳跃着。然后在她欲火焚身之时,用我那又粗又大又黑的阳具去填满她心中的空虚,在那妙相毕露的黑黑芳草密布之地,用力抽插至淫水潺潺,她的完美姿容,在我的眼前彻底臣服。可以肆无忌惮地用大手扇她浑圆肥美的臀部,用安禄山之抓蹂躏她那高耸的玉乳和丰满鼓涨的湿滑阴户,让黑亮浓密的阴毛沿着阴户一直延伸到幽门的神秘地带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我欣赏。可是我还不可以那么做,我还知道什么叫温水煮青蛙,要一步一步实施我邪恶的计划,一下过激引起她拼着鱼死网破的决心就糟了。

  • 都是月亮惹的祸

    送道

      进入夏天后,云城就开始进入雨季。有时间雨是忽然而下。城市笼罩在一片雨雾中。   周一上班,林玉兰就看到走廊远远的走来了两个人。她认得是管人事的刘处长,后面是个年轻的男人,高高的个子。看样子刘处长正在把年轻男人介绍给各科室的人。林玉兰心想是新来的人吗?怎么刘处长亲自带着他来介绍,多半是有背景,也许是哪位领导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