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都市 都市 2096年男人的幸福生活
展开

2096年男人的幸福生活 wolf5678 著

已完结 公众 生活都市都市

3.36万字

  公元2056年,由于一次严重的宇宙辐射,地球上生育男女性别的比例严重失调,从辐射之前的男女比例1:1。05迅速变为1:20,也就是每生一个男孩的同时,就有20个女孩降生,而且此比例仍在不断攀升,科学界对此束手无策!   由此产生很多社会问题,首先是就业问题,由于适合女性的工作有限,因此大批女性面临失业。其次是婚姻问题,由于男女比例失调,在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基础上,产生大量未婚女性,由此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对此,各国政府采取了大量措施,比如,取消一夫一妻制,,但仍很少有男性愿意娶20个妻子。尽管各国政府采取了大量措施,女性就业和婚姻问题在全球范围内仍是最大难题,妇女组织不断向政府施压,不管政府使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改善女性就业率和结婚率,就能赢得大量选票。在此局势下,各国政府采取了大量在之前匪夷所思的方法。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wolf5678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36万

  • 创作天数

    0

同类推荐

  • 娇妻出租

    free3911

      李达明和妻子徐晓洁结婚才一年,两人好得如胶似漆,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爱。正常情况下,李达明如果半夜醒来,经常都会发现他和妻子两人赤裸裸的抱在一起,而且,自己的大鸡巴还插在妻子的小穴里。那是两人在晚上做爱,达明痛快淋漓地射精后,舍不得把鸡巴拔出,於是两人就这样光着身子抱着入睡。   但是,今天晚上什么也没有,没有了妻子的身体,左边床上摸起来冰冰凉凉的,只有两人共枕过的枕头,这时却传来妻子留下的阵阵淡淡发香。

  • 豪门淫史

    佚名

      谢文杰坐起来并爬在张咏梅的双腿中间,两手抓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持着大鸡巴对准大骚屄。   眼前的张咏梅,真是耀眼生辉,雪白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红色的大奶头、暗红色的乳晕、平坦微带细条皱纹的小腹、深陷的肚脐眼、大馒头似的阴阜,尤其那一大片屄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大肥屄。

  • 潮吹

    邪恶星

      臭皮是我在网游里认识的哥们,此人奸懒馋滑,经常来我家里蹭吃蹭喝蹭住,但看在他游戏里能够帮我练级拿装备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他计较这些了。 臭皮人癞,却是有个漂亮媳妇。他媳妇身材好,长得好,什么都好,就是看他看得不是一般的紧,管他管得不是一般的严。不分时间地点随时随地开视频查岗,一旦有点风吹草动,任凭多远马上杀到。如发现有所欺骗隐瞒,臭皮肯定免不了一顿爆打。臭皮本来就是个怂人,怕媳妇更是出了名。媳妇一打吓得他只能抱头挨着,直到媳妇出气了、停手了才敢吭声儿。所以一向色大胆小的他不得不表现的规规矩矩,最多就只能手上卡卡油、嘴上占占小便宜,「大活」根本不敢干,就怕让媳妇知道了往死弄他。

  • 肉妇

    丶大番薯

      母亲天生性格懦弱,胆小怕事还有些迷糊,与其性格完全相反则是母亲的身材。从背影看去白色的丝质寸衣,完全遮挡不住那夸张的E杯双峰。长长的睫毛,大眼睛,薄嘴唇,包臀裙下肉滚滚的黑丝大腿。走在小区里,总能引起一群咸湿大叔的侧目。

  • 家里的温馨

    佚名

      我从小就被人收养,不幸的是现在家中的父母也已经亡故。我现在和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一起生活,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很幸福。我还有一个哥哥,早已娶了妻子搬出去住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常常感到一种难耐的燥热,大鸡巴也会常常自动勃起,又起姐姐和妹妹在我的面前也不会顾忌太多,经常在我的面前穿着睡衣跑来跑去,还和我嘻笑打闹。我便愈加的欲火中烧,而且在我的心里还暗自有一种恐惧,我知道人越来越大,终究是要分开的,就像小时候最疼我的大哥一样,现在却一月见不了几面了。可是我真的不想,不想和姐姐还有小妹人各一方。

  • 骆雁

    yqcjy

      我叫骆雁,已结婚五年的保险公司销售职员白领。刚过了三十岁的生日,父亲说取其名的时候就是有点盼望我长的像沉鱼落雁。虽然长大后的我并不长得沉鱼落雁之容貌,但也算非常的娇小可人。   身材虽不高挑但却非常匀称,胸前那对36C的丰乳足以让认识我的男人想入非非。更让我感到很害羞不好意思而不敢穿长裤的是自己有着跟普通女人不一样的的羞耻之处。除了在家里,出去基本上都穿裙子,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自从青春期发育以来就发现自己那里与别的女孩子有点不一样,阴埠耻骨位置我发现比别人更凸出来,这让我自己感觉很不雅,但又无奈。弄的自己不敢穿紧身一点的长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