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都市 都市 走出田菇乡的女人
展开

走出田菇乡的女人 xiaoxubur 著

连载中 公众 生活都市都市

6.61万字

  屏幕里的妈妈坐在卧室里朝我笑起来,身后的双人床上散落着换下来的衣服,一条丝袜挂在床头的椅子上面。妈妈已经换上了睡衣,薄网纱罩在身上可以从黑色花纹里看到两个让褐色蕾丝乳罩聚在一起的奶子。妈妈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好像还没穿过这种胸罩,就是在最近聊天的时候发现她在家的衣着还挺性感的。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xiaoxubur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2.31万

  • 创作天数

    0

其他作品

  • 丝袜辣妈张静

      故事的主角张静是一位在外企工作的高级白领,在与自己的丈夫离婚后一直与儿子过着单亲生活。   自然条件优秀的她在公司里受到许多男士的垂青的同时也避免不了色狼的侵袭和骚扰,在这期间的过程中张静体会到久违的性爱乐趣,深陷在其中难以自拔。   在与儿子的同学的接触中也意识到了这个年纪的孩子在青春期性萌发的力量和对成熟女性的好奇。   主人公是一个14岁的初中生,对身为职业性感OL的妈妈的身体有着极大的冲动和占有欲望。   主人公的同学刘柱,本身就好色,特别是对30岁以上的中年职业妇女有着更加强烈的嗜好。当发现主人公的母亲就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的时候,就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地接近主人公从而伺机对他的性感丝袜辣妈下手。   文章还是以我为第一人称撰写,依然注重性感穿着与丝袜描写,当然肉戏的分量也会很足,希望读者喜欢!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娇妻出租

    free3911

      李达明和妻子徐晓洁结婚才一年,两人好得如胶似漆,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爱。正常情况下,李达明如果半夜醒来,经常都会发现他和妻子两人赤裸裸的抱在一起,而且,自己的大鸡巴还插在妻子的小穴里。那是两人在晚上做爱,达明痛快淋漓地射精后,舍不得把鸡巴拔出,於是两人就这样光着身子抱着入睡。   但是,今天晚上什么也没有,没有了妻子的身体,左边床上摸起来冰冰凉凉的,只有两人共枕过的枕头,这时却传来妻子留下的阵阵淡淡发香。

  • 豪门淫史

    佚名

      谢文杰坐起来并爬在张咏梅的双腿中间,两手抓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持着大鸡巴对准大骚屄。   眼前的张咏梅,真是耀眼生辉,雪白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红色的大奶头、暗红色的乳晕、平坦微带细条皱纹的小腹、深陷的肚脐眼、大馒头似的阴阜,尤其那一大片屄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大肥屄。

  • 风流地产界

    paul1221

      2001年6月某日,长沙市永恒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新开发的楼盘永恒小区内鲜花盛开,喜气洋洋。电视台一枝枝长枪短炮正对准着一个个子不太高,但皮肤白皙,面目清秀的男孩。   一个长发披肩,着红色T恤的小姐正手拿话筒,问:“罗鸿飞同学,请问你从师范院校毕业,为什么不去教委安排的学校当讲师,拿铁饭碗,却选择民营企业?”

  • 大嫂

    ttt1234

    妈妈生我时已经四十三岁,由于是高龄产妇,因此产后的毛病也特别多; 我三岁那年,妈妈一病不起,爸爸只得将我送到大哥家托大嫂照顾我。 大嫂那时刚生小侄子还正在喂奶,我年纪小不懂事,看见大嫂喂小侄子吃奶,便趴在大嫂腿边哭闹着也要吃奶。

  • 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骑妻)

    zpfsddh

      原本本文拟题为《骑妻》。所谓骑,有两种念法,一是骑(qi),也就是跨坐在牲畜或其它东西上的意思,其中意思想必大家应该理解。还有另一种念骑(ji),这是古代的念法,现在一般不用,此骑谐音妓,更能直接说明本文的主旨。但一位朋友看了以後说大家可能看不懂,建议我改成《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也就是本文的题目。   看了那麽长时间的文章,第一次尝试自己写作,不足之处,还请见谅!另,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一篇文章如果仅仅是单纯的肉戏,那这篇文章只能说是糟粕,只有通过情节的润色,才能是完整的色文。

  • 和一个良家少妇的激情岁月

    维护你麻

      这是我的一段真实经历,已经过去将近7年了,现在还会偶尔想起,就当作回忆写下来。本人文字水平有限,而且是头一次写这类文字,叙述上难免有不足。再者,我不是一个很奔放的人,也没有论坛里有些网友约战几十个女人的辉煌战绩,我更喜欢先跟对方有感情交流,然後再一步一步让对方打开心扉,脱下衣服。至於那些聊个两三天,就上床的,我觉得要麽就是金钱交换,要麽就是女方太随意,染病风险比较高。因此,这篇文字不属於一上来就真刀真枪大干一场的,较多叙述性的铺垫,更多的展现发展的过程,希望能和同道中人一起探讨,不喜欢这种风格的,也请口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