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惊悚灵异 惊悚 慾孽
展开

慾孽 caty1129 著

已完结 公众 惊悚灵异惊悚

13.54万字

  女子坐在这所民居里,那唯一的高端电器,一台电脑前,开口说着话,偶而还会用手飞快的敲击几下桌面上放着的键盘。这期间,女子显得十分高兴快乐,时不时的就会发出一阵悦耳银铃般的笑声,在女子露出笑容笑出声时,她整个人会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妩媚性感的气质,为长得较美的她平添出不少姿色。   这正是25岁的自已,方倩。而我同视频聊着的对象,则是一个男人,那是我所剩不多的一个情人。我和他的谈话已经结束,半个小时後他就会来这接我,带我去到他居住的城市,并承诺过段时日会同我结婚。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caty1129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57.58万

  • 创作天数

    0

其他作品

  • 姻绿

      我叫廖湘文,原已毁灭前的地球人,交通意外死亡,魂穿而来,昏迷期间,自已的灵魂彻底融合了。这具与我同名同姓身体的原主人,那被飞来异物砸死的悲催男,所有的记忆,苏醒后很是高兴,跟着感到这屋内的一切让他有种既熟悉且又陌生的感觉。

    加入书架
  • 扭曲

      靠到门边侧着身窥视的爸爸,裤裆处的拉链已然拉开,一只手握着硬立的阳具套弄着,父亲居然在窥视着妈妈和那个男人交媾出轨时,吴杰看着他的侧脸竟然是一种扭曲的兴奋,并且就在这门边自慰了起来,厅中的吴杰顿时傻眼了,所见这幕让他不知所措起来。

    加入书架
  • 缠扰

      我叫游梦洁,35岁,坐在窗前的自已突然回想起同老公恋爱的十年时光,继而又想着这婚后的十年生活,不由神色黯然,长声叹息,但当自已转而想到我和老公的爱情结晶时,神情转而好转了许多。

    加入书架
  • 淫途

      叶诚,34岁,身下压着的美人,是她32岁的妻子莫咏欣,两人已结婚八年,还没孩子。三年前,叶诚有了绿帽的心理,一年前,他把想法付诸了行动,一年后,他的妻子基本接受了他这套变态的观念,房事上总会说出些羞辱他的言语,配合着自已老公的怪异性趣。   床上,在妻子诱人的吟叫、浪语下,叶诚只一阵急促的耸动后就已抽出了鸡巴,朝妻子的腹部喷射出了他的子孙。

    加入书架
  • 传承

      估计没有人天生就有绿帽、受虐……等等变态性癖,而自己能成为这样,说来也并不出奇,其大部份原因就来自我的家族。   我自懂事起,那时候父亲忙着生意,每月只有十来天收工后能返家呆着,他的不着家造成了母亲变为家里的话事人,地位显得最高,我、姐姐,甚至觉得就连父亲在这家中也几乎都听母亲的。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辐射、重生

    黄金死神

      公元2077年,为争夺最后的石油资源而展开的世界大战最终失控并演变成了末世的序章。在这场疯狂的战争的结尾,所有大国都在向射程内的一切目标倾泻着自己的核武库。自1945年来就一直高悬在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里特之剑终于向它的造物主发出了无差别的审判,现代文明的末日无可避免。   乘着眼睛还能勉强睁开,李岳匆匆看了一眼舱外,无数的核弹头与他擦肩而过——世界末日来了,自己真的还又机会被再次激活码?半昏迷状态之下,他又回忆起了过往的种种,一切,似乎都开始于自己和妹妹被李博士收养的那一天。

  • 痴母林雅诗的三天四夜

    佚名

      小弟们忙活着将林雅诗的肢体剥洗干净,切成合适的大小放到烤架上去烤,老大则拎着林雅诗的头发,让她看着自己的嫩肉在炭火的烧烤下发出吱吱的声响慢慢变成金黄色。

  • 各有风流两不如

    fanyudexin

      郭云鼎在无比熟悉的妻子的娇吟声中,穿过凌乱散置的男女衣物,看到了卧室里令人热血喷张的一幕……   在那张曾是他们夫妻共享的大床上,妻子孙婉茹赤裸的浑圆白嫩大腿高高地擎着,肥厚丰满的大屁股裸露着,双腿间诱人的阴户暴露敞开着,……一名个子不高,身材微胖的男人正抱着妻子的肉感的大腿,用力挺动着下身,在那具本该绝对专属于郭云鼎的雪白肉体上凶猛的撞击着,他甚至能看清妻子那双大白腿间被透明液体打湿了的那一小片自己专门替爱妻修整过的阴毛……

  • 谁守着守门人

    aureliu1982

      我还记得,当所有这一切开始时,我的船正泊靠在荷兰鹿特丹。我刚下了值班,回到我的舱房,如同日常作息,上网登录到Skype网路视讯电话,跟已回到印度孟买的我的妻子美娜交谈。这在那边几乎已是午夜时分。

  • 种性

    Hector

      我不喜欢结交朋友,并不是我古怪孤僻。我是个对没有兴趣的人或事,不喜欢去交往不喜欢去尝试的个性——一切只和自己的本身兴趣有关。如无兴趣,则味如嚼蜡;如有兴趣,则痴迷如染毒瘾。对我来说,「味如嚼蜡」简直是致命的——我深深理解台湾作家三毛不喜欢做办公室工作的原因,并对她抱以无限的同情——因为她原本是自由自在的。

  • 生化危机之绿海末世

    绿陵笑笑生

      我的名字叫江辉,一年前,我遇到了薛紫萱,也就是我现在的女友。当时她上高三,正在为高考而努力冲刺。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因为想多赚点零花钱,就选择给高中生辅导英语,因为我是英语专业的,命运将我跟紫萱带到了一起,我成为了紫萱的家教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