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都市 乡土
展开

voxcaozz 著

连载中 公众 生活都市乡土

31.36万字

  那一年,她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纪,如同三月里绽放的桃花,明艳妩媚。   生了孩子之後,身体更加成熟丰韵,就像枝头上熟透了的桃子一样,让人心生垂涎。而他在这个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把孩子拉扯大了一直到成家立业,这且不说,又忙碌着替孩子照看下一代,用心良苦不说,更是把父爱诠释得淋漓尽致。   亲情在荏苒的时光里把爱挥洒出来,让家温暖如春,总是能够找到欢声笑语。白驹过隙,转眼之间就过去了八年。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总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亚洲疯情最新A片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voxcaozz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56.56万

  • 创作天数

    613

其他作品

  • 这部作品「嬲」的题材内容是介绍公媳偷情,以这个为基准格调的。作为一个新手,第一次发这种题材的作品,写的好与坏大家多担待,望您看了之后能够在里面找到快乐。

    加入书架
  • 嫐(沟头堡的风花雪月)

      “妙人,你姓什么,叫什么?”“我姓柴,我叫柴灵秀。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姓柴,我叫柴灵秀。”“你给我再说一遍?!”“我是你四闺女,我叫柴灵秀。”“你给我记住了,你姓杨,你叫扬柴式,只要我活着,我就……”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娘上错床

    jiandan000

      周宏根喝了几瓶啤酒,在房间躺下休息了一会,觉得有点尿急,就出房间去过道尽头的卫生间小便。那时候,YY县的军人招待所还是老式建筑,四层的楼房,每层楼两边是房间,中间是过道,过道尽头是男女卫生间。周宏根解完小便,回来的时候在过道里碰到那几个当兵的送新人回洞房,不知咋的,这时新娘的头上已经没有了盖头,她扶着零丁大醉的新郎,与周宏根擦肩而过。说来也巧,新人的洞房就在周宏根的房间隔壁,206房。

  • 空谷幽兰

    anunknown

      虎子简直就如一头生龙活虎的牛犊子一般,浑身有无穷的力量,血液在血管里沸腾着,臀部高高地提起来又撞入去,每一次都是全根拔出,每一次都是一干到底,每一次龟头顶端都触到肉穴底部的肉垫。   肉穴被粗大的肉棒带动着翻卷不休,内里翻涌着滚烫的汁液,在此起彼伏的「啪嗒」「啪嗒」声中,在身下的木板床「吱嘎」「吱嘎」的晃动声里,本来就阴暗窄小的木屋里的空气似乎变得更加闷热了。

  • 耗子窝

    zbxzll

      在耗子窝的一个农家院落里有三间土房,土房的东屋亮着灯。只有二十瓦的白炽灯,使屋子里显得很昏暗。   在这个昏暗的白炽灯下,有三个人,俩男一女,都是中年人。其中一个看上去不到四十岁的人,穿着上明显不同于乡下人。他在靠近炕沿边的地上站着,手里拿着一台高档数字摄像机,镜头正对着另外两个年纪比他大不少的坐在炕中间的乡下男女。   炕上的女人首先开始脱衣服。她的上身只是一件廉价的碎花衬衫,纽扣一个一个解开,因为没有穿胸罩,没等衬衫完全脱掉,两个白白的耷拉着的软奶子就已经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她脱下衬衫,随便的丢在身边,看着摄像机的镜头,她双手拖住自己的奶子,手指搓动,缓缓的揉搓了一会儿,再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奶头,旋转着捻动。

  • 乱分春色到人家

    loverbaby(天堂圣客)

      在云南瑞丽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家三口被人裸杀在同一张床上,后经邻居证实被杀死的男子冯某佳一年前来此居住,在一家木材厂打工,他经常和一名年老的女人外出买菜,不久人们发现,冯某佳还有一个很年轻的女人。被裸杀的原因不详,经邻居报警,当地警方介入,事情才逐步浮出水面。

  • 人妻的夙愿

    脚儿冰凉

      老婆春杏的身子似乎比自己外出打工时更加白皙、更加丰满了,一个24岁的女人,竟然有一对木瓜大小的乳房,乳头还是少女般粉红色,但乳房整体已经开始微微下垂,大成记得在他去北京前,春杏的奶子可没有这幺大,想来是这一年被刘海奎这个王八蛋揉捏的。再往下是春杏依旧纤细的腰肢,紧接着便是春杏那两片浑圆、结实的屁股,春杏一转身,大成看到在她平坦的小腹下,两腿中间的阴毛特别浓密,又黑又亮,这一点倒是跟大成记忆中的春杏一模一样。而此时春杏已经完全脱掉了下身的秋裤,两条丰腴、健康的双腿,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出淫靡的肉色光泽,不但是大成这个一年多没有过性生活的男人感到口干舌燥,就连在床上趴着的刘海奎,此时已经把他一双肥厚、宽大的手掌贴在了春杏的那两条美腿上。

  • 书记爱民

    mks00001

      这甄爱民是江家屯大队的,根正苗红。他爹在淮海战役中壮烈了,他娘立即改嫁了,他与爷爷相依为命。他爷爷在一九六零年闹饥荒时饿死了,十六岁的他为了活命开始干起了偷鸡摸狗之事,但因为他是孤儿又是烈士后代,所以公社和大队都拿他没办法。他头脑也算是聪明的,但就是不把精力用在学习上。